云秀生贺14H丨郑秀丨Never wait too long

CP:郑轩×楚云秀

异能学院设定 郑轩大大已经告白,追求云秀中

云秀生日快乐!最喜欢你了♡


       金碧辉煌的厅堂中人来人往——正如形容所言,这是间处处闪耀着黄金光泽的大厅,一看就很昂贵的天鹅绒地毯,一看就很昂贵的长长橡木桌和两旁整齐摆放的橡木椅,就连准备落座的一部分人都显出身价不菲的模样,十足十摆出了贵族或阔气佬的架势。楚云秀熟悉他们的面孔,对他们此时的装逼不以为然。她看着他人身着各式高档礼服,试着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装束如何,然而很遗憾的是,自己只是穿了件平常穿惯了的改良版长袍。

       穿着这种制服装扮实在不适合出席宴会,但她仍是于下一刻踏入了大厅。在全场目光投向她时,音乐的第一个音节恰好响起了,美妙的曲子开始流畅的演奏起来。

       更美妙的是,这首曲子是校歌。

       楚云秀迎着全场目光继续往前走,直到走近了长桌中端的生日蛋糕,然后俯下身盯着它看。

       这一举动相当丢人。楚云秀想着这是不是要她数数蛋糕上到底插了多少根蜡烛,可她已经看到了中央立着的数字蜡烛。保持了这个姿势好一会,她终于可以直起身来看一看靠着对面椅子上的那个人。那个人眯着眼快要睡着了,察觉到她的视线时吓了一跳,赶紧立正站好跟她对视,眼神止不住的恍惚。

       她发现他和她一样未穿礼服,同样显得与周围环境格格不入。他穿的是平时爱穿的浅蓝衬衫和牛仔裤,衬衫上那只打哈欠的灰鸟图案跟本人一样懒散,裤上别着的银链子在灯光作用下亮的有点刺眼。他挠了挠蓬松的头发,朝她伸出手,说……

       然后楚云秀醒了。

       来自现实的光亮昭示了梦境的结束,感官的逐渐清晰也映证了真实世界的回归。片刻缓息后,她慢慢坐起身,同时也听到了一声真切的问候:“早呀,秀秀。”

        “早上好。”她回应着下了床,抬眼看着室友苏沐橙站在梳妆台前冲她眨眨眼。楚云秀说了声“稍等”,开始喃喃念起早已滚瓜烂熟的咒语,不出三秒她便穿戴完毕。

       苏沐橙好好打量了她的一身休闲装,仿佛解脱了般道:“秀秀,如果你生日当天还穿着那件长袍,我会为你遗憾一整年的。”

     “好在我今天终于摆脱它了。”楚云秀等着苏沐橙走来使劲抱了法师一下,伴随着诚挚的祝福,“秀秀生日快乐!好好过一天啊。”

       楚云秀笑了下:“有什么礼物要送我吗?”

     “待会儿你就会知道了。”苏沐橙笑的意味深长。

       两人又聊了几句,苏沐橙挥手告别,以飞快的速度闪到门口。眨眼的工夫房门一开一关,她的身影便消失不见。

        楚云秀心里明白自己也差不多得离开了,苏沐橙要去上课,自己托了生日的福可以请假一天,按计划要跟某人进行一种单方面称作约会的活动,现在就该动身了。但法师心中总有着微妙的预感(一向很准),于是她选择多在寝室里停留几分钟,等等可能会以空运方式送上门的那个礼物。

       没关系,权当是让郑轩多睡一会儿。

       法师面对着窗户站了会儿,终于不打算再等下去了。她念起了传送咒语,下一刻她眼前的景象由窗外的蓝天变为了清晨的树林。她本可以直接将自己传送至约定地点,但她还是决定步行一段路程。此时林间被金色阳光笼罩,呈着一种初生的活力。她走在林间小道上,脚步不由自主慢下来,让自己好好感受一番自然的魅力。

       她正大口大口呼吸享受新鲜空气,突然瞟到了一团不正常的阴影在地面上快速移动着。她抬头,正好一眼就看见枪系学生最爱用的小型侦察机划过天空,目标方向大抵是宿舍楼群。侦查机稳稳飞着,其下方挂着的大红条幅迎风招展,好不显眼,上面写着——

        "祝楚云秀生日快乐!”


       郑轩真的等了很久,还努力憋着不打哈欠,直直地看着楚云秀朝他走过来。他觉得她今天打扮的特别好看,虽然她平时穿那件灰银相间带纹饰的长袍时也很漂亮,但只用看一眼他心里就偏向了现在法师穿的青色休闲装,有气质,反正非常非常好看就是了。

       尽管楚云秀穿这身只有不到百分之一的原因是给他看,郑轩也挺高兴能看到这样的鲜活的她,不是那个实力出众呼风唤雨的大法师,而是一个高高兴兴准备好好过生日的女孩,虽然她现在脸上的表情显然不是什么兴高采烈,还很明显是要找他算账。

       郑轩懒得抵赖,老老实实主动开口坦白从宽:“这主意是我的室友们,同行们,啊还有沐橙妹子一起策划的。不过看起来你对这个不满意?”

       法师盯了他半天,缓缓说道:“郑轩,下次你过生日时,我送你同样的礼物,开飞行术直接让条幅绕你的宿舍楼飞三圈如何?”

       “这个?”郑轩回答的不假思索,“算了吧,我一个玩弹药的低调人士,你是法系院前三,待遇能一样么?”

       楚云秀翻了个白眼:“你这次做的真是过分了啊,我想跟你一样低低调调过个生日,别给我搞砸了。”

      “很快我就低调不了了。”郑轩认真地说。

      “看不出来你还要奋发图强了。”

      “要做楚云秀的男朋友,一点都低调不起来啊。”郑轩一脸任重而道远的神情。

       楚云秀拍拍他的肩:“郑轩同志,做我的追求者你都压力山大了,等你正式当上我的男朋友,口头禅都要改一改了。”

       郑轩一愣,索性就破罐子破摔:“那就改呗。”

       半晌楚云秀都没回答,郑轩也不说话,就这么僵持了好一会。最终还是法师开口了:“走吧,我们去吃早餐。”

       食堂离这里不远,但楚云秀的目的地是食堂对面的小卖部,边吃还可以看对面门口各系学员约架,运气好说不定还能看到一场精彩对决。郑轩坐在草地上,和楚云秀一人端着一碗百变拉面悠哉悠哉看戏。

       他不知不觉已经尝到了一口面,甜腻腻的巧克力味,运气不错。这面号称一百种味道随机单一卖出去,郑轩随手一指挑了碗,选中了能吃的味道。不过楚云秀的运气似乎就没这么好,皱着眉把面吃了下去,望向混战区的目光也没那么专注了。郑轩赶紧问了句:“怎么了?”

     “柠檬味的,太酸了。”法师扮了个鬼脸,继续吃着自己的那碗面。郑轩准备起身给她买瓶泉水,在他还没有动作之前法师的身边便凭空出现了一杯奶茶。他这才想起法师可以用法术做出食品,向来是饿不了的。

     “你要一杯吗?”楚云秀转头问他。

       郑轩摇摇头。他不介意多感受一会巧克力的味道,太久没尝过了。每次情人节他在做完课业任务后都会直接回寝室,压根不理会女生们赠送巧克力的热情,对舍友交代的理由是“应付女生真是压力山大”。他原本是愿意在这个空气中充满少男少女青春情愫的节日里好好期待美梦成真的,但在他入学后的第一次情人节的自由活动时间里,跟他同为一年级新生的楚云秀大大方方地走进了枪系休息室,然后大大方方地把一盒静心包装的巧克力递给了张佳乐。

       一个是小有名气的漂亮新生,一个是风光无限的成名高手。很多人在起哄,郑轩看着喜欢的女孩送自己的优秀前辈巧克力,心里也没有怎么难受。他觉得喜欢谁是楚云秀的自由,跟自己喜欢她没有关系,干嘛要多花一份心思去琢磨呢。自己喜欢的女孩既然不可能给自己送份巧克力,那干嘛还要看别人高调低调秀恩爱?不如好好睡一觉,明天又是新的一天。然后他不再想着那些朦朦胧胧的心意,专心当个会压力山大也会爆发宇宙的弹药专家。

       后来他才听说,情人节男女生间互赠的巧克力绝大部分都是没法下咽的,巧克力味道稀奇古怪什么都有,有人大着胆子吃了后一个星期上不了课。所谓浪漫真挚的告白都是扯淡,学院各系学生只是趁此机会折腾一下对家而已。枪系法系两院历来看不对眼,情人节搞事在所难免。不过会在这种日子开玩笑的,只有这些叛逆而骄傲的学生能干的出来了。

       可郑轩不愿意被开这种玩笑。他有喜欢的人,那个女孩还是法系院的顶尖人物,也许只是他自作多情,但他不愿意情人节时楚云秀送他巧克力只是一场恶作剧,甚至用不着等节日过完这个玩笑就会被其他人忘得差不多了。哪怕他郑轩心再宽也不愿意接受,那可不只是“压力山大”可以概括他面对这种事情的心情了。于是他情人节宁愿躲着也不想经历这个恶作剧。但他又真真切切地期望着有一天楚云秀能在情人节这天送他一盒正常的巧克力,可这事不是等待便能等来的。,

       情人节时郑轩没吃巧克力,却在楚云秀生日时吃到了,这应该是件幸运的事吧。

       他在去年楚云秀的生日前想通了,只要向她表明自己的心意就够了,接受或拒绝由法师来决定。他努力让自己能够接受表白后的一切结果,包括不再继续的友情和刻意回避的见面。他明明可以很坦然很平和,做好自己的那一份就行,不用去想那么多,就像以前对待绝大多数事情一样。可是爱情就是这么个奇怪的玩意,他郑轩一向懒散,却偏偏在楚云秀的问题上较了真,哪怕楚云秀本离他的世界很远,但他硬是选择锲而不舍的去关注她,了解她,靠近她,从一面之缘到脸熟能打招呼,再由熟人到朋友,他回忆这些时自己都惊讶于自己的活跃,完全不像是那个总一副懒洋洋样子的弹药专家。看来爱情真的带着魔法,而且还是那种能让人心甘情愿为其做这做那的使唤术。
       于是在爱情魔法效果最强的那次,郑轩大着胆子向楚云秀表白了。

 

       楚云秀面无表情地看着郑轩看着自己发呆,明白是他又走神了。这个毛病熟悉郑轩的人都知道。郑轩不光在空闲时走神,上课走神也罢,连紧张的实战模拟对抗时都免不了出现这种情况。尽管如此,郑轩无论是理论课还是实战训练都能拿到不错的成绩,教授们遗憾的更多是他没有受到什么太大推动力,很难取得更进一步的突破,只能说是人各有志。还有的人明明平时能拿出相当优秀的成绩,在实战模拟演练的高压环境下总是没法拿出百分之百的水平,关键时刻老爱掉链子。

       那个人就是楚云秀。

       刚入学那一年,导师看出她有巨大的潜力,关键是要克服关节眼上扛不住压力这一缺陷。为此导师专门为她量身设计了几套方案,情人节前夕给她看了看。她自然受节日气氛影响没怎么用心研究,但看到其中一项“与其特性互补的学员配合训练”时,她还是记住了那个人选的信息。

       枪系院,弹药与手雷专业,郑轩。还是与自己同一年级的新生。

       她发现自己和他还是有点交集。这一届新生其中抢眼的两位新生喻文州和黄少天,正是这个郑轩的室友。楚云秀与这两位私交不错,当即去问了他们郑轩的情况,了解了不少。正巧情人节那天她被拉去找张佳乐搞个恶作剧,进到休息室时她一眼就看到了郑轩,跟照片上的一模一样,不过眼神更恍惚,她就估计他在走神。她本想把事搞完后跟他打个招呼,可惜围观的人太多,等她终于脱离人群,郑轩早已不见踪影。

       后来郑轩向她表白时她突然回忆起来那一天,觉得当时自己可能伤到了他的心,万一他很早就喜欢上了她呢?楚云秀一直都是这样的人,她看起来很强很可靠,但到了关键时刻她总会顾虑太多,由于种种而不会潇洒地随手一挥,大喊一声:“Come on,baby!”尽管她也相当喜欢放飞自我的感觉。

       她在去年的生日前没有答应郑轩的表白,犹豫了很久才慢慢说了句:“我暂时没法作出决定,是否接受跟你交往。”郑轩看起来也没怎么丧气,说:“既然你也没有拒绝我,那我以后继续追你行吗?”她点点头,又好好想了想,告诉他:“郑轩,我的答复你不会等太久的。”

     “再久我也愿意等啊。”郑轩认真回答道。

       那次的生日晚宴因为出了事故临时取消了,不过大批大批的客人还是来拜访了楚云秀,礼物都被法师放进了私人空间里,除了郑轩送的一张生日贺卡。礼物同他本人一样总来的特别晚,贺卡正面就歪歪扭扭写着:“生日快乐”,连楚云秀的名字都没写,反而是落款写的非常潇洒,“郑轩”两字飞起来似的(也不算有多好看)。反面就写着一句英文——"Never wait too long."

       第二天楚云秀就去找郑轩谈话了。郑轩一开始就态度诚恳地认了错,说自己准备得不充分,最主要是第一份礼物没想到被退回来了,看来是自己目前还是没法做个称职的男朋友。楚云秀按着太阳穴问他要怎么补偿,郑轩看了她好久,才慢慢说,这样吧,我陪你一年任你使唤怎么样?

       她答应了。


     “所以今天是最后一天了。”楚云秀说着,站起了身。

     “压力山大。”郑轩说出了那句口头禅,却没站起来。

       两人心照不宣地对视着,清晨的阳光洒在他们身上,明亮而耀眼。

       法师轻轻笑了笑:“虽然这事可以拖到晚上12点再说,但我现在就想解决它,因为我还要好好地过大半天生日。”

     “太早了啊。”尽管嘴上这么说,但郑轩眼中还剩的一点困意完全消失了。

     “太早了?”楚云秀翻了个白眼,“也不知道是谁一大清早就让全院都知道了我过生日。”

      “我要重申一遍,不是我一个人策划的。”

       楚云秀冷笑两声:“那字我认识,你写的吧?”

       郑轩沉默了。

     “现在告诉你刚收到的一个消息,他们要在晚上跟我办宴会。”法师的表情有些奇怪,“你有两个选择。第一,马上陪我去挑礼服;第二,到时候你就穿你这身,我换长袍。你选哪个?”

       郑轩看起来犹豫不到半秒:“我选第二个。”

     “太懒了!”楚云秀狠狠鄙视了一下他。

     “跟他们还讲什么正经?一群欺骗少男少女感情的家伙!”郑轩难得开了个地图炮。

       楚云秀沉默了会:“我想到了到时怎么撕破他们正经的伪装了。”

     “你说吧。”郑轩充满期待地看着她。

     “选第二种方案。”

     “哦,然后?”

       "然后我们手拉手走进去。”

       郑轩瞬间惊讶得近乎发呆了:“啊?这……”

       楚云秀的表情也变得有些惊讶,还带点尴尬:“喔,郑轩,忘了告诉你了,你现在就是我的男朋友了。”

        [Fin]

      


评论(3)
热度(29)
© 晨光初露 / Powered by LOFTER